迷香药,恶魔丘比特,雅蠛蝶,第五元素,迷香香水,玛卡网站LOGO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香药是什么 > 吉姆·罗杰斯需要靠安眠药三唑才能入睡

浏览历史

吉姆·罗杰斯需要靠安眠药三唑才能入睡
弥漫之夜|弥漫之夜价格|弥漫之夜是什么|弥漫之夜官方|弥漫之 / 2011-11-03

吉姆·罗杰斯需要靠安眠药三唑仑才能入睡

吉姆·罗杰斯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白宫办公室里的常客,也是全球第十二大二氧化碳排放企业的领导人。当美国电力产业众口一词地反对碳排放限制与额度交易时,吉姆·罗杰斯却说:“为什么没有从减少碳排放中看到商机呢?你必须把气候问题看成一个商机。”他表示:“2050 年,杜克能源将实行去碳计划。”


从上午9 点到午后1 点,吉姆·罗杰斯(James-E.Rogers)已经连续不停地演讲了将近四个小时。
这里是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现场。
从晨间的新闻发布会,再到并不对媒体公开的导师指导会,吉姆·罗杰斯所到之处,尽是对其“围追堵截”的人群。最后,采访是在后台媒体区进行的。
那里到处是繁杂的电脑、报纸和午餐盒,一般嘉宾绝少踏足此地。但吉姆·罗杰斯主动要求去,原因是太累了,他说:“我现在最想要一杯水和一张椅子。”
位列全球财富500 强的杜克能源,是美国最大的电力公司之一。作为杜克能源董事长兼全球首席执行官,罗杰斯更是频频出现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白宫办公室里。目前,在美国气候法案推出的进程中,吉姆·罗杰斯作为业界的领头羊,常常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萨默斯等人一起,为每一个条款和细则讨价还价。
很少有人知道罗杰斯的第一份工作是记者。“那时,我白天上学,晚上在一家报社做夜班记者,追警区新闻。”
如今,看到满场追逐的记者,就算没有提前预约,他也会慢慢回答每一个问题。“提问和写作是一份令人尊重的工作,不是吗?”多年来,在招聘新员工和内部会议上,罗杰斯最看重的,就是一个人能否“写点东西出来”。


“我需要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事实上,吉姆·罗杰斯在美国本土,也会花很多时间在演讲上,而且还要全国巡回。“为5 个州的1200 万人提供能源,会产生多少污染?”这是吉姆·罗杰斯最惯用的一个开头。
他还喜欢告诉大家一个事实:“由于我们公司旗下的20 座火电厂,提供了全美国所需电力的70%,因此我们是美国第三大的二氧化碳排放企业;在全球范围内,我们是第十二大的二氧化碳排放企业。”
接下来,他还会用略微颤抖的声音表示:“我说这些并不是为了自夸,而是想让你们知道我肩负的特殊责任,我面临的工作。为什么我会有如此激情去面对气候问题?”
通常,当吉姆·罗杰斯为气候法案口若悬河地游说时,场外都有一群并不买账的环保主义者,指出“他是骗子和拥有超级公关技巧的巧言令色之徒”。
他们拿出的证据就是—杜克能源公司在美国夏洛特市以西50 英里的崖边区,修建了一座825 兆瓦的火力发电厂,但却没有任何捕捉或存储二氧化碳的措施。所有废气会直接排放到大气中,排放时间长达40 或50 年。
对此,吉姆·罗杰斯声称:“那是我修建的最后一座火电厂。”但有的环保主义者认为“最后一个电厂”的说法仅仅是搪塞。于是他们聚集在吉姆·罗杰斯的会议室外面,把自己绑在推土机上,双膝跪地,祈求吉姆·罗杰斯不要修建发电厂,并且质疑吉姆·罗杰斯晚上如何才能入睡?
“气候行动艰难之时,我需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对此,吉姆·罗杰斯回答说。
“我有7 个孙子,”他告诉记者 :“他们非常喜欢我和我的工作。”但当他们“到我这个年纪时”,吉姆·罗杰斯觉得,“他们会评价我—我的祖父遇到生态危机时, 他做了什么?”
2010 年4 月底,墨西哥湾发生严重的漏油事件,这为奥巴马政府正试图通过的气候变化法案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5 月26 日的讲话中,奥巴马总统承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漏油事件不会阻止他“ 为通过全面的能源和气候法案而战斗”,其中包括为二氧化碳的排放设定上限。这受到了来自煤矿和石油大州的民主、共和两党议员的强烈反对。议员们担心电费会上升到不能容忍的地步,而且工作机会也会流失到海外。
在此情况下,为了气候法案的通过,商业领袖自己开始曲线游说,吉姆·罗杰斯几乎是其中最竭尽全力的一个。事实上,从2006 年开始,吉姆·罗杰斯就和另外9 位著名的CEO、4 个国家级环保组织的领导人一起创立了一个游说集团,以改变美国商业团体在气候法规上的事实投票权。这个组织叫美国气候行动伙伴。
后来,一共有25 位财富500 强企业的CEO 加入进来,其中有通用电气、美国铝业 、杜邦、卡特彼勒和美国BP等公司的领头人,这些公司被强制要求遵守二氧化碳排放。通用电气是美国最大的风力涡轮机的生产商,正在开发碳捕获科技;一台风力涡轮机包含了杜邦公司生产的14 个部件。
这就意味着通用电气、杜邦参与这一行动并不为奇。相反,他们需要找一家碳排放非常巨大、对碳排放很有责任感的公司。他们需要一个能言善道、愿意抵制自家生意的老板—这个人正是吉姆·罗杰斯。
在美国,电力产业从来都是众口一词地反对碳排放限制与额度交易的,但吉姆·罗杰斯是一个例外。
“他们为什么没有从减少碳排放中看到商机呢?”吉姆·罗杰斯说,他几乎一眼就从中看到了利润:伴随该政策而来的免费福利和电费上涨,会使现金流紧张的电厂得到资金。多年前在PSI能源公司担任CEO 时,罗杰斯就曾从“支持对导致酸雨的二氧化硫排放设定强制上限”的规定中,看到商机并获得更多的现金收益。最终的结果是,杜克能源收购了PSI 能源公司,而罗杰斯则成为杜克能源的CEO。
吉姆·罗杰斯还记得他在律师事务所的老板罗伯特·斯特劳斯给他的建议:“当你看见人们为华盛顿的政策举行游行的时候,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拦在游行队伍前面,让别人踩着你的身体过去;二是跳到游行队伍前面,假装这次游行是你发动的。”
现在,他站到了游行队伍的最前面。“2050 年,杜克能源将实行去碳计划。”在中国天津,他提到这个激进的远景,以至于同行认为这将破坏整个产业,并使大家完全没有生意可做。“如果他不小心点的话,杜克也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必须把气候问题看成一个商机,”在这一点上,他和美国铝业的首席执行官观点完全一致:“其实,你是可以从二氧化碳减排上获得利益的。”
吉姆·罗杰斯认为自己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在“减排的同时,还能保持电力供应充足并提供可负担的价格”;这个平衡点,就是吉姆·罗杰斯在白宫游说的目的。为此,“我要非常会讲故事才行。”


喜欢讲故事的CEO
在杜克能源,吉姆·罗杰斯不喜欢黑莓手机上的短消息和会议室里的PPT文件。
如果有部下给他发短消息,他马上就会回复过去—“请打电话给我。”“我喜欢他们当面陈述,”吉姆·罗杰斯说。而在会议上出现PPT 文件后,他则会干脆命令部下,“你就坐在那里,写一篇文章出来吧,摘要都可以。”
“当你不得不坐下来写文章的时候,你就会考虑主题,以及动词和名词的用法,”他说:“句子能让人的思想集中、逻辑清楚。”
“这可能与我做过记者有关,”吉姆·罗杰斯指出:“我就是喜欢听活生生的故事。”在警区和联邦法院追踪新闻时,“我学会了如何了解一个故事的本质,然后再运用素材完整地描述出来。”
事实上,吉姆·罗杰斯担任世界500 强企业的首席执行官是半路出家。“我大概40 岁了,才改行。”此前,他在律师事务所担任能源律师。上世纪80年代晚期,罗杰斯出任PSI 能源公司的CEO,PSI 本来是印第安纳州的一家小型电厂,在通过一系列合并和收购之后,最终成了杜克能源的一部分。
即便来到杜克能源公司,他觉得“自己还是讲故事的那个人”。“如果你想领导一个组织,你就要善于讲故事,然后让众人齐心协力一起完成这个故事。” 他说。
通常情况下,为了寻找到一个好故事。吉姆·罗杰斯会到世界各地飞行, “我会真正了解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以及如何处理与其他国家环保领袖、消费者的关系。”这样的工作让他很惬意:“作为首席执行官,我觉得很自由。当我找到一个新奇的点子,我马上会把它带回来,然后和大家一起实现它。”
“虽然我看起来总是滔滔不绝,”他说:“其实,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但我的直觉很好。”直觉良好的吉姆·罗杰斯,在给部下们讲故事的时候,还经常会做一些“令他们不舒服的事情”。“我喜欢在公司内部,不停地调动员工的岗位,”他笑:“而且,我经常把一个人调到他感觉最不舒服的地方去。”
为何如此?在多家公司担任过总裁的吉姆·罗杰斯说:“我知道大多数人,其实都容易限制自己的思维和能力,如果你在外面推他一把的话,他们的潜力就出来了。”
“当然,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他承认:“但当首席执行官一职时间越长,我就越有识人的感觉,八九不离十。”
但知人善任,并不妨碍吉姆·罗杰斯冲到前线。“也许,这就是我一个偏见吧。”他说:“我一直喜欢在前线作战。”他举了一个例子:“比如诺曼底登陆,尽管那些将军们事先有了精心策划的方案,但当他们的部队在海滩登陆之后,他们自己还是没有完成任务。”
“我觉得作为一个指挥者,亲自指挥大家攻下这个山头;和让手下取得胜利后,再去那个山头视察,是全然不同的两码事。”
除了气候法案,现在吉姆·罗杰斯正在攻打的另一个山头是“核电站”。多年前,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布什都意识到核能是石油与天然气的唯一替代品。吉姆·罗杰斯当然对此心知肚明。
但在1979 年发生三里岛核事故后,公众恐核情绪高涨,美国30 年没有新建一座核电站。“美国的核能发电量世界第一,核反应堆的数目是法国的两倍,但是我们却没有参与到核电的复兴中去,我们的步伐太慢了。”吉姆·罗杰斯说。去年,他就跳到启动美国核能复兴的“前线”,宣布在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建立一个新的核电站。未来,他还考虑“在俄亥俄州,也建立一个新的核电厂”。
30 年前,美国的三里岛核泄漏事故,使当时杜克能源的核电厂在建项目有两个被取消,已经投入的6 亿美元损失了约1/3。
美国一个工业行业核能研究所称,根据政府预测,到2020 年美国的电力需求将增长21%,包括杜克能源在内的很多公司,已经向政府递交了建造26座新核反应堆的申请计划;该研究机构还预计在2016 至2018 年美国将增加4-6 座核反应堆。
但业内却质疑声不断,因为在过去的两年里,虽然美国的电力行业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但在美国新建核反应堆的前景并不光明。
美国最大的核电运营商、爱克斯龙电力公司首席执行官约翰·罗称:“在国会没有通过相关法令来进一步限制碳排放之前,建设化石燃料电站还是最便宜的。在纯市场条件下,核电没有竞争力。”前方“战壕中”阻力重重,吉姆·罗杰斯面临着经济和政策两大难题—一个新的核反应堆的建造费用,将在60亿到90 亿美元之间;如果杜克能源的计划是要修建两个,其新核电项目的投资将达到数百亿美元。
另一方面,民主党一贯反对核战略,虽然奥巴马政府大力支持可再生能源,但在发展核能项目上审批程序十分冗长。
事实上,杜克能源并没有这些新项目的最后决定权,国家公用事业委员会才是最后的拍板者。而针对核电厂,联邦监管机构也有发言权;南卡罗来纳州等州政府机构也有否决权。杜克能源还必须向公众证明,新电厂是必要的。
要说服多方监管机构和民众,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吉姆·罗杰斯毫无畏惧:“我就像一个四处征战的大将军。我担任CEO 已超过20 年,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像现在这样,站在第一线,听子弹是如何山呼海啸而来的。”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