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香药,恶魔丘比特,雅蠛蝶,第五元素,迷香香水,玛卡网站LOGO

当前位置: 首页 > 迷香药是什么 > 我身边的几个“坏孩子”老是吃三唑

浏览历史

我身边的几个“坏孩子”老是吃三唑
迷香药|迷香价格|女性催情|女用香水|女用性药 / 2011-11-03

近日回老家,与小学同学相聚时,听到了几个我熟悉的同学的故事,十分唏嘘……

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

他要强使一种土地滋生另一种土地上的东西,强使一种树木结出另一种树木的果实;他不愿意事物天然的那个样子,甚至对人也是如此,必须把人像练马场的马那样加以训练;必须把人像花园中的树木那样,照他喜爱的样子弄得歪歪扭扭。

———卢梭《爱弥儿》

故事1:功夫小子的堕落

同学聚会,席间,问起1个叫李勇(化名)的同学近况,才得知他2年前因犯抢劫罪,被判处了十二年有期徒刑,目前正在监狱服刑改造。

听到这个消息,我震惊不已。李勇是我小学三年级时的同桌,那时我们关系非常好。因为他在武校学过功夫,经常给我表演前空翻、螳螂拳、扎马步等,还给我送过1条红色的气功带,说是习武之人都要系的。

李勇当时因为贪玩,学习成绩不好,经常被老师当众辱骂。有1天午休时,李勇溜出去游泳,被老师捉住,光着身子在操场上跪了1下午,其他班级的同学1下课就去围观,像看把戏1样。

李勇的父亲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听到李勇在学校的种种“恶性”,2话没有,就是1顿棍棒,他练功用的少年棍,不知被打折过多少根。他父亲最爱说的1句口头禅是:我看你天生就是1个坏坯子。

小学毕业后,我跟随父亲到另外1个地方念初中,从此与李勇失去了联系。

这次回家才听同学说起他后来的1些经历,他上到初1时就辍学在家了,与当地的1帮不务正业的青年厮混,后来经不住他父亲的打骂,(据说后来他父亲打他打得越来越厉害,甚至绑在板凳上用鞭子抽)偷了家里二百块钱去了广州。几年音讯全无,他母亲每天以泪洗面,4处托人打听,父亲不到四十岁头发全白了。再后来他父母得知消息,他已经成了抢劫团伙成员。

听完李勇的故事,我忍不住一阵心痛。我真的不敢相信,当年那个热心给我表演武术的小男孩,那个真诚送我气功带的小男孩,会堕落成一个抢劫犯。

我想,如果当时能有一位老师,能给他起码的尊重和鼓励;或者,他的父亲,能给他多些宽容和理解,他绝不至于走上这条路。

他那张灿烂纯真的笑脸,那双会说话的善良的眼睛,我至今记忆犹新。

故事2:抑郁的宅男

于磊和我在一个大院里长大。他性情温和,循规蹈矩,从不和小朋友吵闹打架,是老师和街坊邻居眼中典型的好孩子。

他父亲是当地著名的外科医生,母亲在政府机关任职,家境宽裕。因为父母亲都很忙,很少有时间照顾他。但于磊从无怨言,父母要是不回家,他就乖乖地自己拿钱买菜做饭或者泡方便面。

可能习惯了长期1个人生活的缘故。于磊小时候不爱跟小朋友玩,放学后,总是猫在家里看电视、看书、玩游戏。

后来,于磊顺利考上了大学。但也正是从大学开始,这个昔日的好孩子突然开始变“坏”。先是沉迷于网络游戏,家里给的学费1分不交,全部扔进网吧。父亲10万火急地跑去补交学费,他怕父亲责备,离校出走,1个多星期才回来。

他后来又与千里之外的网友搞网恋,逃课近半年时间与网友相会,因缺课太多,被学校降级处理。毕业时,同学们都忙着找工作,奔前程,他却因为学分不够,没拿到毕业证。他也不着急,把铺盖行李一卷,直接回了老家,任凭父母急白了头,他每天只躲在阁楼上睡觉、上网、看电视。

从毕业到现在,于磊宅在家里已经三年,极少出门,而且说话越来越少,父母怀疑他患上了抑郁症,但不敢跟他提。

于磊的父亲后来当上医院院长,母亲也升任了政府办公厅主任,可谓事业有成。他们有能力为于磊创造让人羡慕的物质条件,房子、车子、豪华用品、奢侈消费品,只要能用钱买到的东西,他们都可以让他满足。但是唯一不能弥补的,就是他心中缺少爱,从小没有播撒下爱的种子的心灵,日后只能是一片荒芜,他极少获得别人的关爱,因此也就不懂得如何爱别人。他的心是封闭的。

我现在非常能理解于磊为什么小时候不爱上别的小朋友家里玩,因为别人家里如春天般的温暖,会刺痛他幼小的、脆弱的心灵。

故事3:屡战屡“败”的尖子生

何益文是我高3班主任何老师的儿子。我念高3时,他刚进高中,当时成绩出类拔萃,每次考试都是名列前茅。大家都说何老师教子有方。

确实,何老师多年来1直担任高3年级班主任,经验丰富,所带班级高考升学率在全县首屈1指,而且,培养出不少清华、北大高材生,可谓桃李满天下。

记得当时何老师私下与我们聊天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何益文要考不上北大、清华,我的老脸往哪放啊。我们当时都觉得,以何益文现在的成绩,加上老爸的精心培养,别说考北大清华了,就是考哈佛、剑桥都不算吹牛。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偏偏何益文当年高考时,发挥失常,成绩离北大清华录取线差了几分。

本来这个成绩,上其他的重点大学绰绰有余。但何老师觉得没面子,决定让何益文复读1年。非清华北大不上。

结果,何益文由于心理压力太大,连续复读3年,竟然1年比1年成绩差。而且蹊跷的是,每次模拟考试时,他都能考出高分,但是1上到真正的考场,他却总不能发挥正常水平。最后不得已,上了本省的一所本科。

这件事让何老师觉得大丢面子,精气神远不如当年,人也日渐憔悴了。何益文上了一所不能让父亲、也不能让自己满意的大学,也觉得给父亲丢了脸,一年都不敢回一趟家。

背着沉重的心理包袱,何益文甚至有了轻生的想法。有一次,趁同学们出去晚自习,他竟然选择吞安眠药自杀,幸好发现及时,才脱离危险。

何益文是优秀的、聪明的,我想,如果不是当年他父亲的执意坚持,即使他上了一所非清华北大的大学,也照样能发挥他的聪明才智,干出一番了不起的事业。

父母之爱,如果过于沉重,也会让子女承受不起。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