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香药,恶魔丘比特,雅蠛蝶,第五元素,迷香香水,玛卡网站LOGO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用性药 > 性药的功效

浏览历史

性药的功效
春水堂生物科技公司所售产品全部经过我们反复测试与老客户实战有 / 2011-10-29

自有史以来,无论男人女人都在努力地寻觅性药,以期能催发性欲,增进性反应的能力。这一愿望几乎超越了人类的种族和文化差异,因为,几乎所有人内心都希望有比现实中更美好的性爱。近几年,美国官方的食物和药品行政管理部门多次向公众明确宣布,自“伟哥”推出以后,近两年并没有进行这方面的实验研究,所谓有其他性药即将产生的说法都只是传闻和歪曲宣传。因此,目前市场上所有非法交易的性药都是无效用的。对此,许多科学家也发出警告,现已存在的性药,即便有点效用,也往往包含有严重的副作用,对人体其他系统可能会造成极有害的影响。可这一切,仍然阻挡不住人们探险寻宝的那股勇气和势头。性是文化的一部分,性药也与各民族文化紧密相连,涉及民族文化的各个方面。事实也是如此,在任何民族文化中,都能找到一种或数种有关性的刺激物或催化剂。最多的就存在于食物之中。但食物被认为具有性刺激、性兴奋作用,往往是不太可靠的。有许多食物,人们之所以认为它们具有性刺激作用,只是它们与生殖器官相象由此而产生的联想。最通常的,西方国家比如有蛋、鱼子酱,还有芦笋和洋葱。中国人一向认为,鳖和甲鱼对性能力的提高具有很强的滋补作用,其中的主要因素,其实还在于它们和男性生殖器太过相像的缘故。同样原因,蛤和牡蛎在西方许多国家被看作含有性刺激作用,也是由于它们的外形和肉质与女性生殖器相似而已。牡蛎的药用成份只是含锌量较高。当然,对一个日常饮食中缺乏锌的人来说,牡蛎也可以看作是一种营养物,食之就可弥补人体这方面的短缺,从而提高一个人整体的健康水平,其中自然也包括增强他或她的性能力。很久以来,加香料的食品一直被看作对性具有刺激作用。一些专家认为,对那些加香料很重且包含胡椒的食品,这种说法应该是有点科学道理的。食入这类食品能引起人体某些生理反应,如:增加心动速率和代谢水平,常常还会出汗,这与性活动中的生理反应体验十分相像。另外,蔬菜类中的黄秋葵(okra)对促进性能力也是有点功效的,它含有丰富的镁,能使人体肌肉舒缓松弛,此外,它还含有铁、锌和维生素B ,所有这些成份对性器官的健康发育都有好处。因而,不管什么样的食谱,加进一点黄秋葵似乎有益无害。食物之外,其他最主要的性药那就是各种草药了。最著名的、也是被人们普遍认为与性爱有关的草药,是人参。但它只是图有虚名而已。追根溯源,人参之所以被看作是一种性刺激物,据说也是因为其与人体的相似,在汉语中“人参”一词其意义就是“人根”。对人参与性反应的关系,已在动物身上进行过许多研究,有些研究报告详尽记录了动物被喂食人参以后的性反应。但迄今为止,没有任何研究数据能证明,人参对人体的性能力有任何功效。其他一些知名的性药,如犀牛角、鹿角、丁香、檀香、桤木、玫瑰花瓣和广藿香等等,它们的功效也大抵如是,或者名不副实,或者是被大大地夸张了。真正有功效的,是一种在非洲和印度发现的草药Yohimbe.几个世纪以来,Yohimbe一直被当地居民用作增进性欲的性药。从药理上说, Yohimbe是通过刺激人的脊髓中枢神经起作用的,即使没有任何外在的性诱惑、性刺激,它也会引起和增强男生殖器的勃起能力。因此,近来人们已将其称作草药中的“伟哥”。不幸的是,Yohimbe有很大的副作用,它会引起人的精神焦虑、过度亢奋和产生幻觉,服用过多过久,会使身体虚弱,甚至会造成局部的麻痹和瘫痪。为寻求更好的性爱却得到如此结果,那所付代价是不是太大? 对西方人来说,介绍性药,如果不提西班牙蝇(Spanish Fly )那肯定是不完全的,因为这是最具有传奇色彩但也是最危险的壮阳药。西班牙蝇,或者说干斑蝥,是从一种甲虫粪中提炼而出的。男人食用西班牙蝇后,可迅速产生性兴奋、增强性功能,因为它直接刺激的是男性的泌尿系统,从而引起整个外生殖器部位的血液冲动、血脉扩张,能使阴茎长久地举而不坠。但西班牙蝇实质上是一种毒药,它能烧坏嘴唇和喉咙,会引起尿路感染和尿道创伤,在少数情况下,如果使用不当,甚至能导致死亡! 怎么办呢? 还是相信自己吧! 性药可能是有用的,但其作用究竟是有限的。最古老、最完美、最自然也是最永恒的性爱催化剂,就是你所爱着的人的形象、声音和香味。没有任何性药,能及得上爱人的含笑微张的红唇、漂柔美发的香味和从她口中吐露的“我爱你”这三个词的声音。与爱人相偎相依,如果你再放开充分的想象,在探索性爱的长途中,你就能获得一个个神奇美妙的夜晚。残疾人的性问题张桂华人,常会产生各种优越感。优越感来自于比较,生理或心理、物质水准或精神生活,学校教育的常规话语德智体美的某一方面较为出色,都可以产生自得自满之情,也就是优越感。比较而出色,竞争而优胜,如此产生的优越感,其来有自、情有可原。虽然这里还是有讲究,比如得自于遗传还是后天,是靠祖上余荫还是凭个人努力,两者之间也就有重大差别,对前者,人们至多只是羡慕,而对后者则往往还要加上赞赏和推崇。对当事人自己,如果其出众之处是由于自己的努力和勤奋,拼搏和拼命,其自豪固然应该,即使自满骄人有点过度,人们一般还看得过去。仅仅得自于遗传或家族家庭的现成所有,如得到一大笔遗产或生就一副好身材、好脸蛋,若也得意洋洋,那就近乎有点无聊了。因为这只是幸运,摸了好彩撞上大运而已。可我们许多人却就有这样的毛病,我们作为具有正常体魄的人,常在不经意间产生的对于残疾人的优越感,就是一项。可能我们正常人的数字太大,因而许多人并不感到自己有这样的优越感。现代文明人明白,残疾人与我们的差别乃是由于残疾人的不幸,而不是我们有什么过人之处,就更觉得不该有任何优越感。因此,说有优越感,许多人不会承认。可,难道真地一点都没有吗?比如,性生活? 这里,如果我们将体魄完好的残疾人如聋哑盲者除外,那么,对其他肢体不完善的残疾人,我们对他们,难道就没有一点优越感?换言之,对他们,我们难道没有一点性歧视?当想到这一问题时,我们难道没有在内心深处隐隐约约地怀疑:他们行么?我们脑中不曾有过一丝闪念:他们将怎样做爱呢?而这又将是怎样一副滑稽的图景呢? 当然,我们是文明人,这些想法是决不会公然出口,可我们如此深藏于心的大度,只说明了我们稳操胜券的自信,进一步加强和凝固了我们的优越感。可我们真地具有这种优越感吗?我们真地在性活动方面有资格居高临下地同情,实质乃是歧视残疾人兄弟吗? 问题就在于,对残疾人,我们未必稳操有性方面的优越。我们的这种想当然的优越感多少是有点莫名其妙的。我有一位残疾人朋友,他和一位不残疾的女性生活在一起。恪于中国人的传统,也更由于文明教养,我从未和他谈起过这方面的问题。虽然他口无遮挡,我却绝不接口,尽管从他结合之始,我脑中就不止一次乱糟糟地想过:他将怎样进行他的“性”福生活呢?最近,在与他通电话时,想不到无意中却扯到这方面,我正想转换话题时,想不到他主动地告我:“我是绝没有什么性障碍的!”哈哈大笑后又接着说:“你不要不好意思,我在这方面绝不会比你们差,我正‘性’犹未足呢!“这对于我是一个全新的经验。从我们的相知和交情,从他们夫妻的恩爱绵绵,从他妻子平和安静态度等等现象,我知道他讲的完全是真话。我这位朋友大概在性生活上是绝无缺憾的,无须养肾固精丸,也无须伟哥的。自我反省一下,我平素的碱口不言近乎是对他的侮辱了,表面的礼貌其实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脑中杂乱的想法全是不必要的过虑,我需要重新调整,对我这位朋友更全面地加以尊重,对残疾与性的关系更要予以彻底地检讨。怎能就蘧然断定,残疾人在性生活上就一定不如非残疾人呢?这一挟带着社会定势的成见,根源于社会传统的遗风陋俗,是因我们对性、对爱的心理上精神上的残疾所致。残疾人在身体上固然存在着缺陷,在从事某种需蛮力的活计上面临着阻碍和限制,可在性生活上却不一定存在着阻碍和限制,除非你将做爱完全做成一件用蛮力解决的事情。他们身体上的某一方面的残障,阻碍着他们用力的方向和角度,可这未必不能由其他动作来替代和补偿。残障自然是一种限制,但这仅仅是从某一方面来说的,对于做爱来说,限制可能正是超越的起点,勇猛果绝地跨过限制,将人的能力扩大至极端,更能将爱做得声色万千。越过限制,那里风光无限,而这恰恰是常人止步之处,反成了常人的局限。对残疾人的能力千万不可低估,他们在残疾人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将各种户外运动已做得轰轰烈烈,这种室内活动还在话下吗? 更重要的是,爱不仅仅是体力的干活,爱是男女之间身体和精神的全方位的交流和拥抱。爱不在一时一刻、朝朝暮暮,爱又岂只是身体的接触和穿插。只要有爱,不能进行正常的体位,那就创造新的体位,不能做一般的爱,那就从事特殊的为自己所能够把握的做爱。爱人之间是无所谓禁忌的,残疾人更有现实的理由作出摸索和试探,尽可以展开想像、打破常人头脑中的禁区,自由自在尽情迈入风光之地。他们具有常人所没有的内驱力,也就能发展出常人所难得一现的创造力,获得全新的经验和欣喜。他们的试足,往往也就是常人的导引,他们的尝试,以后也可能就是千万人往矣的大道通途。残疾是肉体的,物质的,终脱不了拘禁。爱是灵性的,情感的,其本性是无边际的。爱需要借助于肉身,柏拉图的精神之爱只是少数人的境界,经由肉身,爱才能落到实处,使人灵肉一致。但肉身可以动用的器官廖廖,其动作技巧表演夸张到极致,也不会高于体操。肉身终有限,也就多少总是残缺的,死死的将爱落实在肉身,终是凡夫俗子。落实于肉体,又不限于肉体,将精神超越肉体,张扬之上,才是风情万种,才能达致爱的极乐世界。“性爱从繁殖的束缚中解放出来,残疾人有什么性障碍可言?完全可能,在四面威逼之下,一颗孤苦的心更能听出性爱的箴音,于是奇思如涌、妙想纷呈把事情做得更加精彩“(史铁生“病隙碎笔”)如此说来,肉体的残缺怎会是大事,肉身的逼仄反会促使人更具象地认清肉身拘限的困境,更主动地挑战和超越,径直奔向那爱的真谛所在。在爱的阳光照抚下,一切肉身复归于平等。卖淫发财? 张桂华不!卖淫并不发财,“卖淫发财”说纯属虚构。社会学家潘绥铭,实地考察了中国南方的三个“红灯区”,深入卖淫场所亲身观察,以确凿的统计记录,证明了“卖淫发财”说的不实,证明了“女人变坏即有钱”的夸大其词。许多人可能会感到吃惊,大多数卖淫小姐的平均月收入,也就在一千元上下。这个数字,仅仅略高于一个中等城市目前的平均工资水平,而远低于一般的写字楼白领小姐。当然,“变坏的女人”中确有不少“有钱”者和“发财”者,如那些依傍上富贵权势“大款”的“金丝鸟”和“小秘”,但绝不是在“红灯区”中从业的卖淫女们。其实,这也能够理解,如果已作为“产业”,形成“红灯区”从事规模经营,那么,交易的哪怕是性这类特殊商品和特殊服务,它也无可逃于市场规律之外,一定会遵循与其他产业并无什么不同的交易规则,受其供求的制约。个别交易不会,规模经营必定如此。即使真有过一夜暴富的卖淫小姐和一本万利的钱肉交易,那也一定会引来一拥而上利润也就迅速地趋于平均。究竟是什么原因,致使卖淫女们从事这一行当呢?作者沉痛而且愤慨地指出:“她们就像当年和现在出海当‘猪崽’的华工一样,为了挣到那其实根本不成比例的钱,不惜血本,甘当奴隶。为什么?恐怕就是因为他们的命本来就不值钱,而且是皇上先这样认为,草民自己才跟着这样认为的。这就是‘为生活所迫’,就是‘挣钱’与‘赚钱‘(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本质区别,就是中国大多数下层民众的近乎永恒的、近乎战无不胜的动力,就是男人‘卖命’女人‘卖淫’的真正的成本核算。某些虽然终日牢骚满腹实际上一直养尊处优的人士,恐怕永远也无理解这种‘为生活所迫’“。难能可贵的是,在整个调查过程中,作者并没有以超然学者的身份,居高临下地做着不动感情的冷漠审视,而是以平等的身份做着普通人之间的交往,面对卖淫女们的生活境况,他常常情不自禁地表达自己的深切同情和感受:“笔者希望,中国的舞文弄墨之徒,在下笔写卖淫的时候,最好少来点什么‘贪图享受’,也写写‘饥肠辘辘’吧。笔者更希望,当‘扫黄’把这样的暗娼们‘送进’‘妇女收容教育所’的时候,首先也要考虑帮助她们找到正当的生活出路。“社会学工作者面对的是人,不是物,这样的介入对象,不拘泥于冷冰冰的“学术中立”,直接抒发自己的人道感怀,确是难能可贵的。不过,作者的同情不论怎么看,多少过于放纵了一点。因为,一则,卖淫在我们社会中究属不合法(不是违反《刑法》,而是违反《治安管理条例》);二则, “卖淫发财”固然是夸张,卖淫小姐的收入不如人们想象和传说的那么高。但不那么高,却也绝不低,总要高于当地平均收入多多,若考虑到卖淫小姐的平均素质、所可能找到的其他职业的收入水平来衡量,那就更高了。三则,更重要的是,除极少数受到暴力威胁被强迫卖淫的小姐之外,更多的卖淫女并不是被迫的,她们可以有另外的选择。不论其另外选择的机会多么少、范围多么小,她们总不有落到除卖淫之外无任何其他选择的境地。她们的选择应视作是自愿的。因此,在这里作过多的人道同情实在是不必要的。这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理解乃至同情卖淫的原因,但不能同情卖淫行为的本身,因为这究属不合法;退一步说,即使我们认可卖淫,卖淫小姐的所得与其付出是否成其比例,这也只能听凭市场本身的调节,再说这是卖淫女自己按照利益最大化原则所作出的自愿选择。如果我们一定要同情,比如同情她们的收入还不够高,那至多也只能象对待其他社会弱势群体一样,而没有其他更充分的理由需要对其更多地关注和同情。否则,我们真要“笑贫不笑娼”了。这样的同情,对普天之下目前仍安于低生活水平的劳动妇女们来说,也是不公平的。

用户评论(共0条评论)

  •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
总计 0 个记录,共 1 页。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
用户名: 匿名用户
E-mail:
评价等级:
评论内容:
验证码: captcha